懷素 自敘帖
  • 歷來方外人士長於書法成就可觀者,不 乏其例,如唐僧懷素(活動於八世紀後半) 以草書揚名當世,在書法史上推為大家。 目前傳世懷素草書墨蹟寥寥可數,〈苦笋 帖〉、〈自敘帖〉均屬難能可貴,其〈自敘 帖〉作於大曆十二年(777),且為書史評 為狂草的代表。從民國五十年「中華文物展」,到八十五年「中華瑰寶—國立故宮博 物院的珍藏」,〈自敘帖〉兩度列入選件在 美國展出,其中點畫飛舞的韻律令友邦人士 傾心不已,將其與現代抽象畫相比擬。   〈自敘帖〉長卷本文篇幅多至十五紙, 其段落區分、內容釋讀以及書法特色,本 院《晉唐法書名蹟展圖錄》所載何傳馨先生一文,業已綜合相關論著,加以述介, 詳明懷素其人活動的時代背景,於此不再贅 言。〈自敘帖〉卷流傳過程中,又陸續衍生 複本,若放開刻帖拓本不計,墨蹟複本經宋 人記載已有數件,輾轉流傳至今,本院所藏 為碩果僅存比較完整的一件,其為懷素原蹟 或複本(包括鉤、描、臨、摹等)也就令人關注。倘若係屬複本,出於何時何人如何複 製,尤為學界關切的課題。   近數十年來,持論為複本者以朱家濟、 啟功、徐邦達、蕭燕翼諸先生為時較早, 對於〈自敘帖〉本文,或以為成於宋、成 於明,鉤摹、臨寫看法不一;至於宋人跋 尾,則一致認可為真蹟。由是引起海峽兩岸 熱烈的討論,如李郁周先生為此刊行《懷素 自敘帖千年探秘》等書、王裕民先生發表 《假國寶》論著,均定為明人摹本,前者且 予定位出於文彭;又如傅申先生,否定摹本 的看法,於《書法鑑定:兼懷素自敘帖臨床 診斷》中分析,當屬放筆直書的手寫本。為 集思廣益,教育部、文建會以及本院得到民 間書壇合作,在張光賓先生贊助下,於民國九十三年十月舉行學術研討會,集結各家見 解,印行《懷素自敘與唐代草書學術討論論 文集》。   本院於討論會籌備期間,由書畫處成立 工作小組,與日本東京文化財研究所合作, 對帖卷進行非破壞性光學檢測,就紙質、印 泥、修補狀況、裱綾、印章重疊等情況檢測 攝影,由何傳馨、城野誠治兩位先生撰文, 刊行檢測報告。相較昔日而言,所得進一步 認知可以概括如下: 1. 證實第一紙材質、尺寸均與他紙不同,顯 示非一時一人所書。 2. 證實與摹本無關,乃是放筆直書的寫本。 傅申先生續將帖卷與流傳日本的自敘殘卷 互相比勘,發表〈確證故宮本自敘帖為北宋映寫本—從流日半卷本論自敘帖非懷素 親筆〉,定為宋人映寫本。 3. 帖卷上南唐「建業文房之印」,目前尚無 標準印可以比對證其真偽,故此印目前未 可引為斷代的依據。 4. 帖卷上經何傳馨先生發現的印記,其一 為邵叶(1079進士)所屬「邵叶文房之 印」,可作為斷代下限在北宋的依據;其 二為「南昌縣印」,此印同見於孫過庭 〈書譜〉和歐陽詢〈千字文〉,若持續追 蹤,有助於精確斷代。 5. 帖卷上隱約破補的痕跡,與明朝水鏡堂所 刻〈自敘帖〉一致,通過比對,可以推斷 本院藏本當屬水鏡堂刻石的母本。 (王競雄)
  • 編  號
    故書000062
  • 作  者
  • 朝  代
    唐朝
  • 地  區
  • 典藏單位
    國立故宮博物院
  • 尺  寸
    縱 28.3 cm 橫 755 cm
  • 素材故事
    歷來方外人士長於書法成就可觀者,不 乏其例,如唐僧懷素(活動於八世紀後半) 以草書揚名當世,在書法史上推為大家。 目前傳世懷素草書墨蹟寥寥可數,〈苦笋 帖〉、〈自敘帖〉均屬難能可貴,其〈自敘 帖〉作於大曆十二年(777),且為書史評 為狂草的代表。從民國五十年「中華文物展」,到八十五年「中華瑰寶—國立故宮博 物院的珍藏」,〈自敘帖〉兩度列入選件在 美國展出,其中點畫飛舞的韻律令友邦人士 傾心不已,將其與現代抽象畫相比擬。   〈自敘帖〉長卷本文篇幅多至十五紙, 其段落區分、內容釋讀以及書法特色,本 院《晉唐法書名蹟展圖錄》所載何傳馨先生一文,業已綜合相關論著,加以述介, 詳明懷素其人活動的時代背景,於此不再贅 言。〈自敘帖〉卷流傳過程中,又陸續衍生 複本,若放開刻帖拓本不計,墨蹟複本經宋 人記載已有數件,輾轉流傳至今,本院所藏 為碩果僅存比較完整的一件,其為懷素原蹟 或複本(包括鉤、描、臨、摹等)也就令人關注。倘若係屬複本,出於何時何人如何複 製,尤為學界關切的課題。   近數十年來,持論為複本者以朱家濟、 啟功、徐邦達、蕭燕翼諸先生為時較早, 對於〈自敘帖〉本文,或以為成於宋、成 於明,鉤摹、臨寫看法不一;至於宋人跋 尾,則一致認可為真蹟。由是引起海峽兩岸 熱烈的討論,如李郁周先生為此刊行《懷素 自敘帖千年探秘》等書、王裕民先生發表 《假國寶》論著,均定為明人摹本,前者且 予定位出於文彭;又如傅申先生,否定摹本 的看法,於《書法鑑定:兼懷素自敘帖臨床 診斷》中分析,當屬放筆直書的手寫本。為 集思廣益,教育部、文建會以及本院得到民 間書壇合作,在張光賓先生贊助下,於民國九十三年十月舉行學術研討會,集結各家見 解,印行《懷素自敘與唐代草書學術討論論 文集》。   本院於討論會籌備期間,由書畫處成立 工作小組,與日本東京文化財研究所合作, 對帖卷進行非破壞性光學檢測,就紙質、印 泥、修補狀況、裱綾、印章重疊等情況檢測 攝影,由何傳馨、城野誠治兩位先生撰文, 刊行檢測報告。相較昔日而言,所得進一步 認知可以概括如下: 1. 證實第一紙材質、尺寸均與他紙不同,顯 示非一時一人所書。 2. 證實與摹本無關,乃是放筆直書的寫本。 傅申先生續將帖卷與流傳日本的自敘殘卷 互相比勘,發表〈確證故宮本自敘帖為北宋映寫本—從流日半卷本論自敘帖非懷素 親筆〉,定為宋人映寫本。 3. 帖卷上南唐「建業文房之印」,目前尚無 標準印可以比對證其真偽,故此印目前未 可引為斷代的依據。 4. 帖卷上經何傳馨先生發現的印記,其一 為邵叶(1079進士)所屬「邵叶文房之 印」,可作為斷代下限在北宋的依據;其 二為「南昌縣印」,此印同見於孫過庭 〈書譜〉和歐陽詢〈千字文〉,若持續追 蹤,有助於精確斷代。 5. 帖卷上隱約破補的痕跡,與明朝水鏡堂所 刻〈自敘帖〉一致,通過比對,可以推斷 本院藏本當屬水鏡堂刻石的母本。 (王競雄)
  • 年  份
    2015年
  • 點閱數:2463   推薦數:0
    線上申請 我要推薦
類似素材
關鍵字
標籤